王垄:我与“红岩之父”一段交往经历

2017年05月27日 11时11分 

  

  

  2017年5月19日,是我老父亲去世的第42天,按照柳堡民间风俗要举行“陆七”的祭奠仪式。当天惊闻影响了几代人的红色小说《红岩》作者之一杨益言在重庆病逝,想起1999年10月老先生来我家乡宝应参加系列活动、我全程陪同采访的情景,不禁潸然泪下。 

  也许许多人对“杨益言”这3个字并不十分熟悉,但只要一唱起“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三九严寒何所惧,一片丹心向阳开”这首歌,许多人就会自然地想起轰动过全国的“三红一青”四部文学作品(即《红岩》、《红日》、《红旗谱》和《青春之歌》),想起根据《红岩》改编的电影《烈火中永生》,想起许云峰、江竹筠、成岗、华子良等英雄人物。可以说,《红岩》不仅仅是一部反映共产党人不屈不饶、英勇斗争、不怕牺牲的文学作品,更是一种精神的象征。无数人从《红岩》中汲取了力量,找到了人生坐标。杨益言与另一位作者罗广斌因为创作了这样一部堪称经典的名著而被誉为“红岩之父”。 

  杨益言,1925年生于重庆,同济大学电机工程系毕业。学生时代他就积极投身革命运动,1948年被捕并被囚于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在狱中,他不畏敌人的严刑拷打,坚持战斗,表现出凛然的正气和不屈的革命气节。他亲眼所见的英雄壮举为后来创作小说《红岩》、革命回忆录《在烈火中永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他发誓:只要活着,就要战斗到底,做历史的见证人,向全人类控诉反动派的无数血腥罪行。杨益言的身体遭受过多次折磨,但心却更坚定。他为揭露敌人而活,也为胜利而活! 

  解放后,杨益言历任共青团重庆市委常委、中共重庆市委委员、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协理事等职,享受国务院颁发的特殊津贴。他与罗广斌合作的长篇小说《红岩》至今已再版60多次。累计发行近1000多万册,创造了中国当代文学作品之最,被译成日、英、法、德等10多种文字,享有极高的世界声誉。作品被改编成电影、歌剧、电视连续剧等几十种文艺形式,所塑造的许云峰、江姐、小萝卜头等英雄形象已是家喻户晓、深入人心。1999年,《红岩》又被列入“百年百本中国优秀文学作品”之中,在“感动共和国的50本书”中排名第三。 

  1999年10月,应中共宝应县委宣传部、县新华书店的邀请,杨益言来宝应参加“庆建国50周年真情回报社会各界读者”系列活动。在为期3天的行程中,杨益言为宝应县电大、实小等学校的数千名师生举办了6场爱国主义教育读书报告会,为县作家协会的会员们作了文学创作专题讲座,受到了广大师生及文学爱好者的一致好评。其时,我作为县委机关报的一名记者,有幸全程陪同采访,便与杨益言老师有了一段难忘的交往经历。 

  一踏上宝应的土地,杨益言就感到“眼前为之一亮”,优美的环境、清新的空气、现代化的建筑、淳朴的民情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他得知宝应也是苏中大地上一个著名的革命老区,是陈毅、粟裕等将军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也有无数与红岩英烈一样前赴后继、壮烈牺牲的仁人志士时,显得非常激动。他说:“历史是不能被遗忘的。我们要努力把历史告诉年轻人,让一代代人都能在历史中树立远大的理想。”走在叶挺路上,杨益言有点惊讶:小小的县城竟有这样一条以叶挺将军的姓名命名的道路,可见当地政府对历史的重视。他不禁回忆起叶挺将军在重庆中美合作所集中营的大义凛然的表现,并轻轻地哼起那首著名的《叶挺囚歌》:“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烈火,将我连这活棺材一齐烧掉,我应该在烈火与热血中得到永生!” 

  10月7日下午,县城大众电影院里座无虚席,连过道上都站着人。但场内的气氛却非常庄重、严肃。杨益言首场爱国主义教育读书报告会在举行,叶挺桥小学的全体师生聆听了老作家精彩的演讲。74岁的杨益言,精神矍铄,容光焕发,他声情并茂地讲述了一个个红岩英烈感人肺腑的故事。当讲到27岁就被拘囚在渣滓洞里的江竹筠,更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无限激情。他说,每次接受刑讯,江竹筠都用不高不低却又有不可动摇的力量的声音回答:“上级的姓名、住址,我知道;下级的姓名、住址,我也知道。但这都是我们党的秘密,不能告诉你们!”灭绝人性的特务对江姐动用了几十种毒刑,但都不能使她开口。“一根,两根… …竹签深深地撕裂着血肉… …左手,右手,两只手钉满了粗长的竹签… …可是,听不到江姐一丝丝的呻吟。”杨益言讲到这儿,禁不住老泪纵横。孩子们屏住呼吸,会场里鸦雀无声,仇恨的火在学生的眼里燃烧,有几个女孩子在埋头抽泣。“热铁烙在胸脯上,竹签子钉进每一根指尖,凉水灌进鼻孔,电流通过全身……”在红旗下长大、蜜罐里泡养的新时代的孩子们,哪里想到世上还有这样残酷的事情!杨益言爷爷算是让他们开了“眼界”长了“见识”。其实,人生在世,谁都需要一种持久精神的支持和擎掣,需要一个个高大榜样相伴步履。当我们不能成为被人仰目的英雄与伟人时,谁能说,我们又不能成为那种被伟人感染起来、哺育起来的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有追求、有崇尚感、有理念的人。“牢记红岩精神,做21世纪新人”,也许这就是杨益言义务为孩子作报告的初衷吧!继叶挺桥小学之后,杨益言还先后被城郊中学、县电大和实验小学的学生作了报告或演讲。红岩英烈们那种“为了免除下一代的苦难,我们愿把这牢底坐穿”的决心和意志,深深地打动了广大青少年学生。他们纷纷表示要学习先烈们“歌乐山下悟道,渣滓洞中参禅”的精神,认真而刻苦地读书,学好本领,长大报效祖国和人民。 

  在采访中,我得知,离休至今,杨益言老骥伏枥,以“向阳”的“一片丹心”,先后在全国大中小城市及农村举办爱国主义教育读书报告会,旨在激励青少年从革命历史中汲取精神营养,努力成为社会有用人才。今年初,杨益言不顾年事已高,创作了一部以反映三峡开发建设为主题的大型电视连续剧剧本《世纪壮歌》,不久该剧将在中央电视台与全国观众见面。他还应团中央宣传部之约,为“全国跨世纪青年读书活动”写了《红岩烈士传》等几十万字的“红岩丛书”。杨益言说:“红岩战友们的影子还一直在我的心中。我虽然年岁已大,但还要向先烈们学习,为革命多干点实事,像陈然、江姐那样,切剖胸腹,挖出来的也一定是又热又红的心肝!” 

  临别,杨益言欣然在赠送我的《红岩》扉页题词:“继承革命传统,传播红岩精神”。现在,老先生以92岁高龄离我们而去了,愿他的精神永存于亿万人心间。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江苏作家网 【打印文章】 【发表评论】

主办单位:江苏省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江苏省作家协会

苏ICP备09046791